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西北送弓】雪原、少女与鹿

送弓粮为什么这么少,说好的热cp呢QAQ

设定:
瑞亚鹿:北方雪原的守护神。因为美丽优雅的外表,被人们当作和平与希望的象征。
(然后!别问我为什么雌鹿有角!我!任性!)

架空世界。
重度ooc预警。
有少量远诺出没注意。
————————————————————
雪原,终年被冰雪覆盖,生人绝迹的禁地——

足有半人厚的雪层上,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大的女孩跌跌撞撞地跑着。她的发辫已经打乱,浅栗色微卷的长发披散,遮住了她相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显得太过苍白的脸。

死寂。四周尽是一片纯白,冰冷的日光在雪层上反射刺目的亮斑,远方却迷蒙着依稀的冷雾。也许是埋伏在雪中的猎手漫不经心的大意,又也许只是风刀刮过冰面的恶作剧,忽然的一声轻响,女孩蓦地转过头来,脸上一片惊慌失措,不安地四处张望着。

理所当然地,什么也没有。仿佛松了口气似的,女孩露出惊魂甫定的神色,眼中却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狡黠,握紧了手中的什么。

指缝间,危险的暗淡光泽悄悄划过。

前方的迷雾忽然散开了一些。渐渐浮现出来的身影,似乎是某种大型动物,隐约已经可以辨认出一双漂亮的角——鹿?

无论是什么,能在这里生存下来的一切生物都不容小觑。女孩有些紧张地咬住下唇,手中的微缩炸弹蓄势待发,却在下一刻忘记了呼吸。

那确实是一只鹿。修长而有力的四肢,光滑如同绸缎的皮毛,艺术品一般的双角,以及,那一双明亮的,温和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早安,小姑娘。”鹿向她点了点头。

“是、是您吗?象征和平和希望的女神——我听长辈说过的——”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头一次后悔在长辈讲述故事时觉得无聊而走了神。

“和平?”鹿愣了片刻,笑了笑,“这样……你们现在是这样称呼我的吗。”

为什么一只鹿笑起来能这么好看?女孩情不自禁地想。

“小姑娘,有兴趣来我家坐坐吗?”鹿问。

犹豫着点了点头,女孩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鹿的背上。鹿迈着优雅的步子返回,一边侧过头问道:“喊我瑞亚就行。你叫什么?”

“格洛莉娅。”那些不要和陌生人说真正名字的教导早抛到九霄云外,女孩盯着鹿长长的睫毛,声音有些飘忽。

“不用担心,”以为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瑞亚安慰她,“这里没有人打得过我。”

——并不是担心这个。虽然这么想着,格洛莉娅却感到了久违的安心,一面又觉得一只鹿说这话有点奇怪,不禁笑了出来,苍白过头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些血色。见状,鹿的眼中也泛上笑意。

雪原的深处竟然有着一间小屋,没有放任何柴火的壁炉里跳动着橘红的火焰,整间屋子被摇曳的暖光与噼啪声浸满。等格洛莉娅爬到桌边对她而言过高的椅子上坐好,瑞亚才变成人形走进来,顺手带上门,隔绝了屋外肆虐的风雪。

桌上摆着一碟甜点。饥饿的感觉好像突然就苏醒过来,格洛莉娅终于没有忍住,在瑞亚微笑的注视下,尽量保持着礼节地拿起一块小甜饼放进嘴里。

“好吃——不过,有点甜?”

“嗯,我有个喜欢甜食的朋友。”瑞亚笑了笑。

似乎很久没有离开过雪原,瑞亚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格洛莉娅向她描述现在的城市与科技,瑞亚捧着绘有东方古国纹饰的茶杯,微笑着安静倾听。听说战争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瑞亚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她很快转提起那个叫尤诺的喜欢甜食的好友,带过了这个话题。

临别时,瑞亚给格洛莉娅打包了一袋小甜饼。一直看着女孩的身影消失在冷雾中,瑞亚才转身回屋,轻轻带上了门。

转眼间十年过去。对于独自在冰原上生活了无法计数的年岁的瑞亚而言,这并不是多么漫长的时光。当年的女孩一直没有回来过,她试着向好友打听格洛莉娅的消息,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回复。

“上次你提到的,那个叫格洛莉娅的小姑娘……”尤诺意犹未尽地放下刀叉,眼前是空空如也的碟子,“她是维拉家族的继承人。”

“你知道维拉家族……战争还没结束。”尤诺微微皱眉,严肃地提醒道,“她很可能会成为军部装备的负责人之一。”

“你确定要相信她?”

“嗯。我相信她。”瑞亚又摆出一碟小蛋糕。

“随便你。”尤诺站起身,“时间不早,我先回去了。”

“要送你一程吗?”

“不用,有人来接我。”尤诺推开门,一只青色大鸟正站在门后。

“尽远先生。”瑞亚毫不意外地打了个招呼。

“打扰了。”尽远温和地笑了笑,伸出一只爪子,上面系着东方的茶包。

“多谢。”瑞亚解下茶包,又挂上一袋小甜饼。

尤诺变成原型——一只有点圆的短尾金毛鼠,熟练地跳到尽远背上。顶着金毛鼠,青色大鸟腾飞而起,很快消失在天际。

“维拉家族……”看着窗外的风雪,瑞亚陷入沉思。一些太过久远的回忆不经意浮现,褪色灰暗的画面中,唯有血色依旧刺目。

——相信她……吗。

然后,忽然的那么一天——枪声撕裂晨雾,击碎了雪原百年来的宁静。浑身是血的格洛莉娅在雪层上奔跑,瑞亚在远处望着她,恍惚间又看到当年那个跌跌撞撞的小姑娘。

雪原恶劣的环境反而成了屏障,凭借着曾经造访的优势,格洛莉娅与追踪而来的敌人周旋着。层出不穷的机关与小手段,算是对他们穷追不舍的回敬,一如当年那个即使身处绝境却依旧试图反击的小女孩,时光并未抹去她眼中的狡黠,反而增添了一抹坚定。

子弹率先用尽,随后是其他。手脚完全失去知觉,枪上的刀刃都结了冰。最后的时刻,格洛莉娅不由自主地默念那个藏在心底的名字,如同某种祷告——

像很多年前一样,鹿静静地出现在她面前。

“瑞亚。”格洛莉娅伸出手,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带我走。”

“一旦离开人类的世界,就再也不能回去。”瑞亚凝视着她的双眼,“即使这样?”

“即使这样。”格洛莉娅露出释然的微笑。

毕竟会厌倦——无休止的战争,正义表象下潜伏着贪欲,早已无法分辨出对错。她确实喜欢机械,所以更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单纯杀戮的符号,或是什么政治斗争的工具。

让这场闹剧结束吧,她想。

鹿叹了口气,忽然看向前方。格洛莉娅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几乎冻结的大脑勉强运转,半晌终于想起自己居然把追兵忘得一干二净。

“不用担心。”瑞亚安慰性地看她一眼,“雪原上没人打得过我。”

“不过大概要费一点时间……能撑住吗?”

胡乱点了点头,格洛莉娅躲在雪堆后面,目送着瑞亚变成人形,向敌人的方向迎去。

一面倒的战斗,胜负悬殊到近乎荒诞。雪原是属于鹿的战场,没有人能在这里战胜守护它的神明。敌人狼狈而逃,雪原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除了渐渐冻结的鲜血,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瑞亚变回鹿,迈着一如既往的优雅步子返回,仿佛只是去散了个步。

“帅。”格洛莉娅从雪堆后探出头,给她比了个拇指,“瑞亚你简直就是女武神!”

“以前人们确实这么叫我。”瑞亚笑了笑,“但我还是更喜欢你们喊我和平女神。”

那些埋葬已久的记忆。冰原还未成为禁地的时光,人类是怎样践踏这里,肆无忌惮地将战火引入。鹿应运而生,率领雪原的住民战斗直至将人类完全驱逐,建立起这里的规则,将净土延续至今。那时候人们还喊她女武神——不是什么太正面的称呼,畏的成分远大于敬。

时光流逝,染血的历史被埋藏湮没,人们遗忘了当初怎样畏惧和咒骂她,反而将美丽的鹿当作雪原的守护神,象征和平的使者。

略有些怀念地,瑞亚注视着格洛莉娅的眼睛:“那时候……真的很高兴能听到这个称呼。谢谢。”

格洛莉娅有点脸红,掩饰性地咳嗽一声:“反正是女神——”

婉拒了瑞亚背她回去的提议,格洛莉娅慢慢走着,向瑞亚讲述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提起机械时,少女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神采飞扬的样子,仿佛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突然想起什么,格洛莉娅眼睛一亮:“对了,我想给你做个武器……你觉得弓怎么样?”

“好啊。”

对于少女而言,她无非是想送给心爱的鹿一件礼物,并不需要知道那张弓,以及它的制作者和使用者,都注定成为不朽的传奇 ——

雪原上的风依旧呼啸,背向人世的脚印被新雪掩埋,少女与鹿并肩的身影渐渐隐没在终年不散的冷雾里。

故事即将开始。

END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