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维赛】植梦人

苏锡常镇一模作文题目。
————————————————————
00
传闻,没有梦想的孩子会遇到植梦人,获得属于自己的一个梦。

——只是传说而已。

01
“你就是植梦人?”七岁的维鲁特认真地看向眼前看起来只比他大一点的蓝发男孩。红色的眼眸还缺乏未来的威慑力,严肃的眼神让人不禁想捉弄他一下。

——不,我只是你新搬来的邻居。虽然这是真相,但看着维鲁特板着一张小脸的样子,赛科尔还是鬼使神差地应到:“是啊。”

“你有梦想吗?”赛科尔有些感兴趣地问他。

“继承家业吧。”维鲁特想了想,“父亲说我必须成为军官。”

“不是吧,你怎么这么无聊啊。”赛科尔愣了一下,作出痛心疾首的表情,“这可是梦想哎?梦想!不是什么未来计划!”

“世界和平?”维鲁特犹豫了一下。

“……你还是去继承你的家业吧。”赛科尔目瞪口呆。

02
事实证明“继承家业”或者“当上军官”确实不是什么值得当成梦想的事。

不出所料地成为了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并在军中拥有了不错的声望。按部就班的生活,一切都被规划好,人生规整得像排演过无数次的戏。

赛科尔说他无聊,倒也确实不错。

突然感应到什么,转过头,某个失踪很久的人正坐在窗台上看着他。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维鲁特意外地挑了挑眉。

“听说你又升军衔了?前途无量,恭喜啊。”赛科尔依旧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说着道贺的话却没甚诚意。

“总比某个居无定所的人要好。”维鲁特下意识回敬了一句。

“嘿,我可是把这附近的国家都游历了一遍。”赛科尔晃了晃腿,似乎夹杂些许嘲弄的意味,带笑的眼睛却还是诚挚明澈,“不像你,估计连春天到了都不知道吧?笼子里的大少爷?”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换个梦想?”赛科尔将身子微微前倾,刻意压低了声线,“跟我走,我们浪迹天涯,保证不会被任何人找到——”

很有诱惑力的条件。青年倚坐在窗边,蓝色的眸子炽热而明亮,背后是正午的阳光,初春的暖风带来自由的味道。

然而维鲁特还是不动声色:“等世界和平了,我会认真考虑。”

“嘁。”无趣地撇了撇嘴,赛科尔倒也不意外,“那我走了,回见——”

伴随着上扬的尾音,青年的身影消失在光里。依旧空空荡荡的窗台,仿佛从未有不速之客造访过,维鲁特沉思片刻,将视线收回文件上。

书柜挡住光线,眼前的文字被阴影浸没。

03
世界和平大概也是个笑话。

战争发生得突然,也不知该说是猝不及防还是理所应当,总之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战场。

身为谋者的责任,注定比战士背负得更多。整理着前线的战报,维鲁特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目光却不经意掠过不知何时放在桌上的一张纸。

跳脱随性的字迹,一看就知道出自某人之手。敌方的指挥官水土不服?这倒是近来最好的消息。

自战争开始以来,总会有些奇怪的事,莫名其妙收到的情报,或是敌方将领突然被暗杀的消息。许多人坚信己方有一支隐藏在暗处的精锐队伍——某些意义上倒也不算错,就是这位“精锐”不太受控制。

奔波在战场上,真正见面的时候反而屈指可数。偶尔在行军途中擦肩而过:

“哟,还没死啊?”

“托你的福。”

背影已经远去,声音消散在硝烟味的风里。

04
战争结束的时候,离别也就到来了。

人们将凯旋而归的他拥上宝座。狂欢的人群中,不出所料没有那个蓝发蓝眼的身影,想必已经在前往某地的旅途上。真是闲不下来的人,这么大了也毫无定性。

所以现在他的梦想——我们姑且还是称它为梦想——已经实现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耳边传来对他的称颂,维鲁特生平第一次感到茫然。

自那以后,赛科尔就再也没有来过信。一个人的消失原来是这么容易的事,仿佛那个意气飞扬的发光体一样的存在,都只是他无趣人生中的一个妄想。

05
他的纪念雕像被立在广场的中央。报纸上用整版的篇幅夸赞了雕像简洁有力的造型和富有威慑力的眼神,维鲁特却在附着的照片角落瞥见熟悉的一撮蓝毛。

夜间的广场冷冷清清,某人正蹲在雕像旁边,听见他匆匆赶到的脚步声,抬头给了他一个熟悉的灿烂笑容。

“好久不见,你居然连雕像都有了啊,克洛诺阁下。”一如既往没甚诚意的语气,“哎你看,这花的颜色很少见啊。”

雕像附近开着野花,宝石蓝的色调,正如同青年依旧明亮的眼睛。

“你转行当植物学家了?”维鲁特毫不惊奇。

“不,现在是自由画师。”赛科尔扬了扬手中的画板,“我决定如果混不下去了就画你的肖像卖钱,你帮忙宣传一下?”

“如果你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仿佛从未分开过,自然而无意义的对话。

“对了,”赛科尔突然想起什么,“小时候的那事儿——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梦想啊?”

“世界和平。”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赛科尔一脸挫败,“不是梦想也行,向往的美好的东西,爱好啊,感情啊……真没有?”

“有。”

“你。”

06
中央广场上的将军雕像,因为周围开满了蓝花,意外地成为大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至于某位在战场上取得赫赫声名,却又在达到顶峰时悄然离去,不知所踪的传奇人物,却反而被人们逐渐淡忘。

只是偶尔会有人见到两人在深夜造访,其中一个有着严肃的红色眼睛,与雕像一模一样。

07
一个没有梦想的孩子,如果他注定要遇到那样一个特别的人。

那么,总有一个梦——

因你而起,因你而终。

END

写到一半发现跑题了【。算了不管,反正又不是真的作文。
有同样刚考完一模的小伙伴嘛,大家认个亲呀ww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