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界海中心)朝生暮葬(一)

作死开个坑,界海主视角,剧情类似解谜游戏,带点无限的感觉?未来全员都会出场,确定会有的cp是维赛和送弓,其他全部友情向。
大纲已完成,全文预计在10w字到15w字之间。不出意外半月一更?我争取今年填完它(趴)
前几章有点枯燥,还一股原创味儿【。】后面全员出场就会好一点了orz
——————————————————
(一)

“呃,这里是……?”

从无梦的沉睡中醒来,界海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草丛中。身旁的草竟然有近半人高,完全将他淹没在下面,明明是浓重的绿色,不知为何却有着无机的质感。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界海有些茫然地站起身。周围一片死寂,没有风,也没有任何声响,乌云密布的暗沉天空倒扣在头顶,浑浊的光线和凝滞的空气纠结在一起。眼前是一座屋子,现代化的设计与黑白分明的简洁风格与周遭格格不入,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草地仿佛没有边际,蔓延的单调绿色吞没了视线的尽头。界海试着向远方走去,然而无论走哪个方向,最后总是绕回原地。天色似乎又暗了一些,界海估计了一下自己的方向感,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尝试。

那就只有那座屋子可去了。出于某种本能,界海并不愿意靠近那里,可惜现在别无选择。走上前,界海犹豫地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那、那个,请问有人在吗?”

没有人回答。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条缝,吓得界海立刻把手缩了回来,后退了几步。

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门缝里透出些微光亮,在地上映出一条光带,仿佛在邀请他进入。定了定神,界海硬着头皮握住门把手:“打扰了……我进来了哦?”

出乎预料,门后竟然是一个狭小的房间,依旧是黑白的色调,令人感觉逼仄而沉闷。四面墙上各有一扇门,头顶悬着一只孤零零的灯泡,昏黄的光线堪堪照出周围的景象。

对面的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欢迎加入游戏!
本场为新手关卡,无特殊任务,无奖励,无失败惩罚。
本关规则:
20:00,左侧房门开启
22:00,右侧房门开启
21:40~22:00,23:40~0:00,守夜人巡查
任务:
寻找左右房间中的线索,打开这扇门,并在0:00前离开
祝游戏愉快。”

“游戏?什么意思啊?”界海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

身后突然传来门关上的声音,界海心中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赶忙回头检查,不出所料,来时的门已经打不开了。

“看来只能去左边了。”界海苦笑一声,走到左侧房门前,小心翼翼地推了推。房门果然开着,门后似乎是一个客厅,没有开灯,但有光通过大片的落地窗照进来,倒也不算太暗。

“说起来,要怎么知道时间呢?”界海一边往里走,一边思考着刚才纸条上的提示。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一只手表正摆在客厅的茶几上。将手表戴在手腕上,界海看了一眼时间,20:01。

客厅的另一侧还有一扇门,并没有上锁,只是界海一打开门,就皱起了眉——太黑了。

想了想,界海还是先退回了客厅。环顾四周,客厅里的物件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界海认真翻找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也没有抽屉或是柜子之类。茶几和沙发下的空隙都非常小,手伸不进去。如果有线索,就只能在……

界海看向窗边。不知为何,这个客厅居然装了大面落地玻璃,厚重的窗帘挂在上方,只遮住了窗户的一角。窗帘后隐隐约约有一个轮廓,界海靠近看了看,吓得倒抽一口冷气,险些跌倒在地。

那似乎是一个坐着的、没有头的人!

“抱歉打扰了!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只是……”语无伦次地说了一通,界海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好像没有反应?

“呼,虚惊一场……”战战兢兢地掀开窗帘一角,原来不过是一个塑料的人体模型,就是服装店里常见的那种,斜靠在墙壁旁边。它身上没有衣物,倒是手里握着一根细长的铁丝,铁丝一端弯曲成钩子的形状。

将铁丝抽出,界海想了想,走到沙发旁边,用铁丝探了探下面,可惜并没有发现什么。另一个沙发下面滚出来一个弹珠,不知有没有用,界海先放进了口袋里。

再伸到茶几下,这次明显感觉勾到了什么。界海正准备拉回铁丝,突然感觉另一端传来一阵巨力,似乎有人拉住了另一头,想要把它拽过去!来不及细想,界海咬紧牙,紧紧攥住铁丝向后拖。僵持片刻,对面的力突然消失,界海顺着惯性向后倒了下去,有些狼狈地坐倒在地上。

“呼……”松了口气,界海连忙看向勾出来的东西,原来只是一把小巧的钥匙!

……那刚才拉他的是什么?不敢深想 ,界海匆忙离开了茶几旁边。

“但还是不能去其他地方啊……”看了看手里的钥匙,界海有些苦恼。本以为至少会发现个手电筒什么的,难道是他想多了?前面就是要摸黑过去?

话音未落,耳旁突然响起轻微的“咔哒”声。界海脸色僵硬地转过头,刚才的那扇门后面——

灯亮了。

心底泛起寒意,从进入这座屋子就一直隐约缠绕在心头的不安和焦躁……窥视感。落地玻璃外是单调的风景,没有人,谁在看着?

甩掉繁杂的思绪,界海看了看表,20:56,时间倒还充裕。走进门,扑面而来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这里看起来像是卧室,布置得非常简洁,只有一张床、一个大衣柜,以及一张书桌,全部是黑白色调。

书桌上整齐地摆着一些书籍,界海翻了翻,全都写着他不认识的语言。抽屉上了锁,试一试刚才得到的钥匙,果然正好适合。

从抽屉里抽出一叠纸,界海索性坐在桌边一张张看起来。前几张上画着各种残缺的人体模型,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没有脖子,而且不知为何都摆出像人一样的姿势,看起来格外诡异。画稿上还标了页码,界海整理了一下,发现缺失了一张,正巧也没画外面那个没头的,不知是不是这个。

后几张上又是那种他看不懂的文字,看得出是手写的,笔迹时而整齐时而凌乱,还有大量涂改的痕迹,甚至有一张整个都被墨水涂成了黑色。

就在界海以为全都是这种没用的信息的时候,最后一张纸上的内容让他激动起来。

“这是……地图?没错,这就是最早进来的地方,这里是客厅,然后是这个房间……”界海拿着地图比照着,“咦,这个标记是?好像是在外面?”

房间的一侧完全被窗帘遮住,背后又是一大片落地玻璃,可以看见后面的花园,但没有能出去的门。

“奇怪,地图上标着这里有门啊?”界海又看了一眼地图,“难道还要解谜?”

玻璃看起来相当牢固,不像轻易能打破的样子,而且从字条上提到的“守夜人”来看,恐怕还是不要弄出太大响动比较好。暂时没有出去的办法,界海将目光收回室内。

桌子他已经看过了,床和衣柜却还没有检查。说实话,无论是正散发出消毒水气味的衣柜,还是看起来似乎躺着一个人的床,都给他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下意识地想要避开这两处地方。

犹豫了一下,界海还是先走向了床。“抱歉冒犯了……”小声念了一句,伸手掀开床上鼓着的被子,界海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没有事情发生。下面还是一层被子。

该不会就是一堆被子吧?正当界海这么想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呜啊啊啊——!”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界海往后退去,整条胳膊都被他扯了出来,落在地上,抽搐几下后不动了。

又是一条塑料胳膊。远远地观察了一会儿,见它似乎真的变回了普通的塑料制品,界海才敢从旁边绕过它,接近床边。

把几层被子全部掀开,下面竟然是一截类似人的骨头!原本这种场面应该很惊悚,只是接连见识到各种超自然现象后,界海也有些麻木了,非但没有害怕,确认没有危险后,竟然还敢把它放进口袋里。

——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态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

接下来就只剩衣柜了。按照这一路过来的经验,界海已经猜到里面八成又是塑料模特,所以打开柜子,看到一只脚伸出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惊讶。

足有两人高的衣柜里面摆着三具模型,倒是都很老实,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和外面那具不同,这些模型的身上都穿着衣服,消毒水味就是从衣物上散发出来的。

看了一眼,界海突然觉得它们有些面熟。掏出书桌里的画稿,果然有三张外形一样,只是姿势不同。

提示已经很明显了。界海将它们摆成和图纸上一样的姿势,只听“哐当”一声,落地玻璃上的一块突然脱落,留下一个堪堪够一人经过的空洞。

有些得意地笑了笑,界海关上柜门,走向花园。正当他准备穿过玻璃时——

“啪”,背后突然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界海悚然一惊,猛地转过头去,却见桌上的一本书掉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界海的心顿时绷紧了。他刚才分明把所有书都整齐地放好了,怎么会莫名其妙掉下来一本?

回头将书捡起,倒扣的书页间掉出一张字条:

“不要太相信……”

看起来像是提示,但是不要相信谁?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啊?完全摸不着头脑,界海只能先搁下满腹疑问,继续前往花园。

花园里倒是很平静,并没有那种模型,也没有其他机关。按照地图上的标示,界海在花丛背后找到了一扇暗门。门后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小房间,除了头顶的灯泡和电源开关什么也没有,只是残留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咦,这扇门可以从外面锁上,也可以在里面反锁?”界海突然发现了问题,“那我是不是可以藏在里面?”

没错,尽管现在风平浪静,但他还没忘记纸条上的提示:“21:40~22:00,23:40~0:00,守夜人巡查”。虽然不太清楚守夜人是什么,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来帮他的,保险起见还是躲起来为好。

看了看表,21:28,差不多也快到时间了。反正外面都已经探索过了,界海索性躲进暗门里,反锁了门,开始研究另一半地图。

“右边好像有一条走廊……房间有点多,时间估计挺紧张……”刚看了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界海连忙关上灯,屏住呼吸。

脚步声由远及近,大概在客厅里停留了片刻,界海听见了客厅窗帘被拉开的声音。

接下来是窸窸窣窣的声响,对方似乎在翻动被褥。落地玻璃外的帘子被界海拉上了,但他并不指望凭这个就能瞒过对方,事实也的确如此,透过门缝,界海看见窗帘被一把扯了下来。

——过来了!界海退到房间深处,心如擂鼓。

脚步声在门外徘徊,隐约还能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还挺聪明的啊。躲到哪里去了呢——?”

声音听起来挺年轻的,还带着一点笑意,但界海发誓他刚才看到了武器的寒光,对方绝对来者不善。

脚步声突然停住了。“咦,这是——”

被发现了?界海几乎要叫出声来。努力把自己缩进角落,界海一动也不敢动,只能暗暗祈求上苍保佑。

“不要相信?嘿,这话我喜欢。”

是那张字条?界海摸了摸口袋,果然不见了,想必是刚才不小心掉了出去。

脚步声又徘徊了一阵,终于逐渐远去。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界海趴在门口悄悄往外看,恰好见到蓝发青年离去的背影。

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注视,对方突然回过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界海顿时低下头,不敢再看。直到脚步声完全消失,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将灯打开。一看时间,已经是22:02,过了守夜人巡查的时间,看来是安全了。

大松了一口气,界海这才发现自己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心中泛起劫后余生的轻松感,界海忍不住想要躺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可惜,从地图上看,接下来的时间只会更紧迫。

不敢再耽搁,界海沿着原路返回。也许是一刻也不想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多待,他走得极其匆忙,完全没有再看周围一眼,否则就会发现——

卧室的地上,那只手臂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客厅的窗帘全部被拉开,后面空无一物。

门静悄悄地关上了。

TBC

小剧场:
晶格:跟你说不要玩什么邪魅一笑……你看,差点把界海小天使吓出心脏病。
赛科尔:(无辜脸)我也不知道他这么不经吓啊。
界海:QAQ
(嗯,赛科尔是玩家,接了个欺负新人的任务而已。
以及,脚步声是系统自带音效,用来降低难度。赛科尔自己走路绝对不会搞出这么大动静←这条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路普先生要求加上的)

界海成功避开的flag:
冒险进入黑暗的房间——被模型袭击,死。
破坏任意一个模型——惊动所有人体模型,死。
直接打破窗户——提前引出守夜人,藏得足够快可以躲过。
没有及时躲起来,或者躲在窗帘后面,被子里或书桌底下——被守夜人抓到,死。

预告:界海已经犯了两个错误,接下来他能否挽回一切?
下章本关结束,组队地图即将开启——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