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轩黄】永生之秘

被新一期的阿黄信箱安利了轩黄,官方你赢了【
我到底是怎么把轩黄这种傻白甜的cp写成这样的……

◆ 灵感来自游戏「狂父」
◇ 黑化云轩梗来自阿黄信箱
◆ 非原作设定
◇ 一个这——么大的OOC
◆ 反正我觉得是HE
——————————————————
阿黄最近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

食欲严重下降,浑身的羽毛像浸了水一样沉重,原本轻而易举的飞行也显得格外吃力。眼前经常闪过奇怪的光斑,听力也减退了不少。时不时的头晕和头痛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偶尔会突然精神恍惚,上次弥幽喊了他好几声,他都完全没有听见。这具身体似乎彻底崩溃了,每一个部件都如同老旧的机器,发出不和谐的抗议声。

一开始他还没有在意,直到症状越来越明显,才去找了云轩。本以为只是小事,谁知云轩用复杂的目光盯着他,沉默了许久。

阿黄终于觉得有些不妙:“云轩,你实话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云轩的指尖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反驳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只是个小病,我给你施个治疗法术,明天就好了。”

“早说嘛,吓死我了。”阿黄完全没有注意到云轩的异常,“我就说,本鸟如此英俊,怎么可能就这样英年早逝。”

云轩下意识地避开了他信任的目光,眼中泛起一丝苦涩。迅速收敛好情绪,他把阿黄抱到腿上,轻轻抚摸他脖子后面的绒毛。

阿黄舒服得眯起眼睛:“云轩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唔,再用力点。”

云轩难得没有对他的指使表示不满,修长的手指拂过光滑羽毛的纹路,阿黄觉得身上的不适都缓解了不少。

“你刚才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还以为我要死了……”阿黄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露出绒毛覆盖的肚皮,“对了,好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我不会老死啊?”

云轩的手抖了抖,语气却还是一贯的神秘莫测:“你猜。”

“就知道你不会告诉我。”阿黄也没计较,“我跟你说,一定是上天看你长生不老,孤零零一个人太可怜,这才派了本鸟来拯救你。所以你一定要听本鸟的话,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听到没有?”

怎么还得寸进尺了。云轩终于还是没忍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想多了。”

“你就让本鸟幻想一下嘛。”阿黄嘟哝了一句。

云轩居住的地方永远四季如春,窗外吹进来的风轻柔而温暖,身上抚摸的力道也恰到好处。困意一阵阵袭来,阿黄满足地合上了眼睛。

云轩注视着沉睡的阿黄,半晌叹了口气。刚才还温柔地抚摸着羽毛的手掐上了阿黄的脖子,稍一用力,对方就失去了气息。

打开暗室中一个锁着的柜子,里面整齐地排列着几排标本瓶,每一个瓶里都浸泡着一模一样的白色胖鸟的尸体。将阿黄的尸体珍重地收藏进去,瓶子上贴好了标签:“2178号阿黄复制体”。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长生不老的法术。即使云轩自己,也并非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何况阿黄只是一只极其普通的鸟。他能做的,不过是耍一些小手段——比如说,在阿黄濒临死亡时,把他的意识和记忆植入到新的身体里。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换得太多,后来的阿黄很少能寿终正寝,基本都会出现像这样的症状。一开始他还会犹豫,在几次亲眼目睹了阿黄在病痛中挣扎、痛苦地死去后,他已经能毫不犹豫地在一开始就动手帮他解脱。

反正还会“复活”回来的。云轩这样安慰自己。

有时他也会想这样做是否正确,但他无法容忍阿黄离开他。他的生命太过漫长,阿黄是唯一能够陪伴他的慰藉。也许阿黄说得对,他就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至少云轩无法想象,如果失去了阿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二天早上,阿黄在云轩的怀里醒了过来。

“奇怪,我怎么在你这儿睡着了?”之前的记忆模糊不清,阿黄只是隐约记得自己是来找云轩的。

为什么要来找云轩呢?

门外传来弥幽的声音:“阿黄,来吃饭。”

“什么,有好吃的!弥幽我来啦!”阿黄立刻将刚才的疑惑抛在脑后,拍拍翅膀飞了出去。

云轩带着笑意目送他充满活力的背影。

还有足够漫长的时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END

评论(2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