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维赛维】无头青年赛科尔

过年了,来发个糖呀。

◆ 架空世界,非原作设定
◇ 一个这么大的OOC
◆ HE,不虐,别被开头吓到
——————————————————
维鲁特收到了一个来自政敌的包裹,附带一张纸条。

纸条上,可疑的暗红色字迹写着:“一份小礼物,希望你喜欢。”

心中顿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维鲁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拉开了包裹的拉链。

映入眼中的是他的恋人赛科尔——的头颅。

青年的头部被整个切了下来,蓝色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睁着,血从切口缓缓流出,浸透了凌乱的发梢。他的嘴微张着,仿佛还想要诉说什么,然而一切就这样定格了,他永远也无法告诉眼前的人自己经历的一切。

维鲁特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紧紧攥住了。颤抖着双手,他试图擦去恋人脸上的血污——

赛科尔的眼睛忽然眨了一下。

维鲁特吓得差点把整个包裹扔出去。

耳边随即传来赛科尔欠揍的笑声:“怎么样,是不是吓了一跳?”

一开始维鲁特还以为这是什么新的魔术。然而把赛科尔的头整个捧起来,他才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就是靠着这个仅剩的脑袋活着。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功能?”维鲁特惊讶地看着赛科尔(的头)。对方试图露出一个和往日一样的邪魅笑容,然而配着他沾满血迹的脸,那效果怎么看都很……惊悚。

“别这么看我,我也是刚刚知道。”赛科尔撇了撇嘴。那把刀砍过来的时候,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一阵剧痛过后,意识却没有消失,只是视角变矮了很多。

“本来我还想吓吓那个绑架我的人,但是那样他估计就不敢把我送到你家了。”赛科尔抱怨道,“你知道我装死装得多难受吗?那家伙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就直接这么把我往袋子里一塞……就算我只剩个头,也是有头权的好吗?”

不过也多亏如此,他才能看到维鲁特的反应。赛科尔这个人平时没心没肺惯了,对自己会死的事情都没有太大感觉,反而看到维鲁特露出那样的表情,心里居然有点难受。

“别和我提‘头’这个字。”维鲁特黑了脸。

“怎么,我还没什么事呢,你反倒留下心理阴影了?”赛科尔还想嘲笑他一下,不过看到他极差的脸色,还是知趣地转移了话题,“诶你能帮我把血迹洗一洗吗?黏糊糊的不太舒服。”

点了点头,维鲁特把包提起来,径直走向了浴室。看着他往浴缸里放满了水,一开始赛科尔还没意识到他想做什么,随后浴室里就传来一声惨叫:

“等等,别把我扔进去——!”

赛科尔的头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掉进了水里。世界安静了。

一直到维鲁特把他捞起来,赛科尔还有点心有余悸。虽说他现在好像不会淹死,但是对于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来说,整个头浸在水里确实刺激了一点。维鲁特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一般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吧。赛科尔后知后觉地想,是个人看到自己的恋人只剩下一个头被送回来,大概都不会有多高兴。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维鲁特问他,“伤口还疼吗?”

“头掉下来之后就不疼了。”赛科尔顶着一头湿漉漉的乱毛在床上滚来滚去,“就是脖子以下没有东西了,感觉有点奇怪……说起来也不知道我的身体怎么样了,不会被那家伙分尸了吧。”

“既然你的头还有意识,也许你的身体也能自由行动。”维鲁特随口答了一句。

“不是吧,那就真的变成都市怪谈了。”赛科尔滚到床边,“无头骑士赛科尔?好像也挺带感的。”

维鲁特顺手接住他:“知道你的身体在哪里吗?”

赛科尔皱眉想了一会儿:“不行,对方太谨慎了,我什么都没看到。”

“那就只能找本人问问了。”听到维鲁特轻描淡写的语气,赛科尔会意地冷笑了一声。

他没有死,不代表有些仇就可以不报了。

哈罗德有些吃惊地看着登门拜访的维鲁特。若无其事地打量了一下对方手中提着的包,他不紧不慢地开口:

“连恋人的死也无法令你感到触动吗?你的冷血真是令我惊讶,维鲁特.克洛诺。”

这话倒是真心实意。绑架赛科尔的计划并非一时兴起,他从知道维鲁特有个恋人开始,就精心策划了这一出好戏,希望能给政敌一个致命的打击。可惜,他似乎是高估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者说,低估了维鲁特的冷酷?

没有理会对方的话,维鲁特缓慢地拉开了包裹的拉链。

哈罗德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动作。负责绑架和杀死赛科尔的人已经被灭口了,这么一点时间也绝不够维鲁特找到其他的证据,他倒要看看对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包裹里露出了赛科尔的头,看起来除了干净了一点之外没什么变化,一双无神的蓝色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什么啊,就这个?”哈罗德有些失望地嘲讽道,“抱歉,这可不是我的恋人——”

话音未落,他忽然见到赛科尔的嘴咧开了,眨了眨眼,对方朝他笑了一下。

一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阴森森的笑容。

从精神崩溃的哈罗德口中,维鲁特轻松地得知了赛科尔身体的所在地。幸运的是,当他们赶到时,哈罗德的手下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尸体。

无头的身体安静地靠在废弃仓库的墙边,身上大片的血迹尚未完全干涸,看起来格外可怖。维鲁特的心情有些复杂,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的恋人就会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里,头部被切下,身体被销毁,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赛科尔反倒没有什么感触,见维鲁特发起了呆,他索性从袋子里滚了出来,在空中转了一圈,恰好落在尸体的脖子上。

在维鲁特紧张的注视下,赛科尔的身体慢慢地站了起来。

“太好了,居然真的能行!”赛科尔高兴地活动了一下胳膊,“我从来没有觉得拥有身体是这么令人感动的一件事……不过怎么好像不太对?”

“……赛科尔。”

“嗯?”

“你的头接反了。”

END

评论(2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