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维赛】身体检查

战战兢兢地发了这篇,感觉自己药丸。
赛科尔的粉答应我,看完别打我好吗。好吗。

◆ 架空世界,非原作设定
◇ 没!有!肉!请勿被标题迷惑!
◆ 可能含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谨慎观看
◇ HE,放心
——————————————————
检查室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了。刚刚接受完体检的实验体从门后走了出来,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

“下一个。”医师在门里喊,“2178号实验体?”

没有回应。

“2178号?赛科尔?”

依旧无人应答。医师有些尴尬地看向他的上级:“克洛诺长官,2178号好像又逃跑了。”

“嗯。”维鲁特点了点头,“你继续。我去找他回来。”

“呃,您这是……?”医师有些迟疑。

“既然他这么不想接受身体检查,那我亲手帮他做。”维鲁特眯了眯眼睛,暗红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

实验场的管理非常严格,说是逃跑,其实也不过就是找了个空房间躲藏起来。绕了几个房间,维鲁特轻而易举地逮到了赛科尔,对方也没反抗,乖乖地跟着他进了检查室。

特制的金属房门重重关上,隔绝了里外的世界。赛科尔往台上一躺,抱怨道:“这次的检查方案是谁想出来的?往年不都只要机器检测,今年怎么突然变成医师亲检,听说还要摸来摸去的,这不是占人便宜嘛。”

“你以为有人愿意占你便宜?”维鲁特瞥了他一眼。

“当然有啊,不就是长官你嘛。”赛科尔嬉皮笑脸。

不想理睬这个家伙,维鲁特转身启动仪器,顺便回答他最初的问题:“3号实验场那里出了问题,有实验体试图纂改仪器数据,所以这次一律由医师监管。”

“就这样?你们也没有人抗议什么的?太好说话了吧。”

“只有你们实验体是这套方案。我们不变。”

你们实验体。赛科尔的瞳孔缩了缩,随即若无其事地调侃了一句:“我就知道,实验体没人权啊。”

仪器已经初始化完毕,维鲁特拿着连接管走到台前:“躺好。”

手指顺着衣服的下摆探入,熟悉的微凉触感让赛科尔眯起眼睛。

“还说不是占便宜……嘶。”

连接管末端的针头插入皮肤,些微的刺痛让赛科尔倒抽一口冷气。实验体的体检总是这么不友好,那些只需要体外探测的高端仪器永远不会分配给他们。赛科尔不怕大的伤痛,当初实验的时候什么恐怖的方案他都熬过来了,唯独对这种没什么办法,一想到等会又要插满身的管子,他就有点头皮发麻。

又一根。显示屏上的数据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分析着他全身上下的情况。

“说起来,你竟然也有包庇我的一天,真是让人吃惊。”赛科尔随便找了个话题,试图转移注意力,“最近这里的管理越来越严了,要不是你帮忙引开巡查的人,我还真没有那么容易藏起来。”

“难道你想让这个被别人看到?”维鲁特拉开赛科尔的衣领,昨晚留下的痕迹赫然在目。

唔,昨晚他们是玩得挺疯的。赛科尔想,不过这又不怪他,维鲁特这家伙看起来正经,实际上根本就是个衣冠禽兽。也亏其他人都以为他优雅完美严谨自律,要让他们知道他暗中滥用职权睡实验体,岂不是连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他现在的感觉非常不好:维鲁特的手在他身上不断游走,寻找下针的位置,习惯了对方的身体想要享受爱抚,但是又每每被刺痛拉回现实。

简直是上刑。早知道还不如让医师来呢,反正也没人规定实验体不能有x生活,只要他不说,谁知道那是维鲁特干的。

插上最后一根连接管,维鲁特安抚性地揉了揉他的颈子。在床上他也经常有这个小动作,赛科尔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喉结滚动了一下。可惜维鲁特很快收回了手:“没想到你在这种时候还能发情。”

……什么意思啊。赛科尔不满地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觉得那波澜不惊的样子简直碍眼极了,于是突然支起身子,报复性地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吻。

撞击的力度有点大,血腥味立刻在嘴里蔓延开来。插在身上的管子不可避免地松动了,仪器尖锐的警报声顿时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起来。维鲁特伸手把针头按回去:“等会准备怎么交代?你因为不堪受辱准备咬唇自尽?”

“……啧。”知道这次是自己的失误,赛科尔扭过了头,“是啊,我还准备拉你同归于尽呢。”

接下来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检查室里只剩仪器运转的声音。针管插在身体里的感觉其实也并非那么难以忍受,赛科尔心想,只不过是因为维鲁特在场,他才会如此失态。不得不说他确实有点烦躁,他知道维鲁特对他的影响有多么严重和致命,却摸不清自己在对方眼中是什么地位。

屏幕上的数字终于停止了跳动。“好了。”维鲁特帮他拔掉管子,“恭喜,一切正常,你又一次成功避免了被销毁的命运。”

暗中松了一口气,赛科尔表面上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欢呼了一声从台上跳下来:“呼,劫后余生。”

大门一开,两人顿时换了一副表情。维鲁特一本正经地向医师解释:“抱歉,不太熟悉仪器,多费了点时间。”赛科尔则摆出一脸非常不爽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顺利骗过其他人,维鲁特以监视的名义“押”着赛科尔前往实验体生活区。

见四周无人,赛科尔又恢复了原样:“你说下一次怎么办?总不能每次都用这个借口。”

“没有下一次。”维鲁特语气平静,仿佛说的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已经提请把你转为研究员,以后你就是我的下属了。”

“真的?”赛科尔猛然瞪大了眼睛,“骗人的吧……你真的肯为了我……?”

“不用自作多情,”维鲁特给他泼冷水,“你本来就是这一代实验体里完成度最高的,各项指标也一向稳定,上面早就在考虑这件事。”

“你好歹让我感动一下啊。”赛科尔半真半假地抱怨。

……确实是为了你。维鲁特默默地在心里补充道。他没有说谎,但是在关于赛科尔的报告上本来应该还有这么一条:

“性格难以控制,危险度高,建议销毁。”

作出这个建议的研究员随后就接到了追捕失控实验体的任务,不幸被发狂的实验体撕成碎片。

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违反规则。

评论(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