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时之歌全cp杂食
全职周江喻黄不拆,其他随意
闭关修行,归期不定

如果世界上有两个尽远

贴吧上发过了,想想还是在这里也发一次吧。
食用说明:
1.短篇,一发完结。
2.有一个穿越的尽远和一个土著的尽远,一对远诺一对远舜。主要是远诺,远舜内容较少。
3.私设有,日常ooc,文笔不如小学生系列
4.有原(作)创(者)人(本)物(人)出没
————————————————————————  
1.
尽远觉得有点不好。

身为一个新世纪有为青年,既没有发生车祸也没有被雷劈中,纯粹是一觉醒来,竟然就穿越到了异世界。

这个名叫“维尔哈伦”的大陆十分魔(中)法(二),简直颠覆了他这么多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

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一个尽远。

2.
穿越的落地点是南国一家不起眼的小店。

店主对他的到来并不惊讶,只是甩给他一本维尔哈伦大百科,让他了解一下情况。随后他就被赶出了店门,带着店主友情赠送的路费、前往北国的机票,以及一封医官学院助教职位的推荐信。

“放心,他们的助教就是帮忙准备一下器材,不需要什么资历。”

“不过,我个人建议你想办法挡一下自己的脸。”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店主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3.
申请职位的过程异常的顺利。就这样,他得到了在异世界的第一份工作。助教的工作确实很简单,他趁机在学院图书馆里学了不少东西,总算摆脱了半文盲的处境。

这里的教授们也都十分友善。其中有一个叫尤诺的,听说只有十六岁,是医药学天才,非常厉害。

刚上任第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尤诺盯着他看了好半天——

“你叫尽远?”

“是啊。”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有什么问题吗?”

“不,”尤诺收回了目光,“只是我有个朋友正好也叫尽远。”

4.
同名的事情确实让人有些在意。

关于“那个尽远”的消息,他很快从八卦的学生们口中打听了出来。楻国舜殿下的侍卫,尤诺教授的少时好友,这些当然都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看到对方的照片的时候,尽远差点把那张他千辛万苦找来的楻国报纸撕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尽远无比庆幸自己听从了店主的忠告,把大背头剪成了和前世一样的短发,又戴了副眼镜,此时他看起来和楻国的尽远充其量只是有点相似。

所幸这里是北国,本来也没有什么人见过那个尽远,会怀疑他的人就更少。试探了几次,确定尤诺教授应该是真的没有察觉后,他也就暂时将这件事放下了。

5.
尤诺教授是个很有趣的人。

乍一看可能会觉得他不好接近,毕竟他平时骄傲又自恋,工作起来又很严肃。然而相处久了,就会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尽远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养成了照顾尤诺的习惯,也许最初是因为他与职务不符的太小的年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对尤诺确实特别关注。

知道尤诺喜欢甜食后,他很快就掌握了附近所有甜品店的方位。他很喜欢看尤诺吃甜食的样子,这时候的尤诺看起来才符合自己的年龄,特别可爱。不过后来他惊奇地发现这个大陆的人吃太多甜食也会蛀牙,于是不得不控制了投喂的分量。

这时候他们已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甚至学院里都传起了他们的绯闻。尽远自己也知道这种亲密有点过头,但他就是不想控制。

这种感情来得太莫名其妙,以至于他自己都偶尔会有自己是不是暗恋尤诺的错觉。

6.
尽远几乎都要忘记了那个和自己同名的人,直到尤诺收到了一封来自楻国的信。

看到尤诺一瞬间惊喜的表情,心里竟然有点苦涩。

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意识到,和尤诺熟识的是另一个尽远。他知道尤诺绝不会分不清他们两人,更不可能把他当做什么人的替身,但是既然是太过相似的两人,总会在心里不自觉地比较。

那一瞬间的感情几近于嫉妒。

为什么那时候在尤诺身边的不是我呢。

7.
不过尽远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这种无意义的想法很快就被抛到脑后。比起这个,刚刚确定的心意显然更为重要。

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尤诺之后,尽远反而有种“本该如此”的安定感。他不知道另一个尽远是不是有着同样的心思,但论起追人,这近水楼台怎么也好过异国他乡。当然,在正式展开追求攻势之前,还有一些必须要做的事——

比如说,坦白自己的来历。

8.
“所以说,你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这消息太过不可思议,连尤诺都愣了一会儿。

“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尽远已经摘下了平光眼镜,此时正欣赏着尤诺难得一见的惊讶表情。

“那你还会离开吗?”

“不会。”尽远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个问题他刚穿来时就咨询过店主,对方的回答是:“做梦吧,你以为这个世界是筛子啊,想穿就穿。”

换了别人,也许会想尽办法想要回去,但尽远对于原来的世界并没有太多留恋。他的性格一向淡漠,对于很多事情都不是很在意,当年他的室友都觉得这个人没有人气,迟早要飞升成仙。

他在原来世界就是个孤儿,这么多年,真正让他放在心上的,也不过就是尤诺这么一个人。

怎么舍得离开。

9.
尤诺其实早就发现尽远长得和他少时好友一模一样。发型和眼镜不过是最简陋的掩饰,瞒得过别人,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他没往离奇的方向想,只是猜测是不是尽远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毕竟战乱时期,这种事情时有发生。

得知对方来自异世界的时候,是真的有点不安,他经历过太多的不告而别,不想再承受一次失去。听到那声斩钉截铁的“不会”,喜悦像煮沸的糖水,几乎要溢出来。

他活了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有人向他保证不会离开。

尽远好像有点在意另一个他,他们的确很相似,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几乎一模一样。但尤诺很清楚,他一直能明白地区分两人,他们是不同的人,而他喜欢的——

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尽远。

10.
尽远最近一直做梦。

冰冷的空气。哭声。硝烟的气味。一切都那么真实,让人无法把它当作普通的梦境对待。有一次,他甚至还隐约看到了像是幼年尤诺的人,梦里的尤诺看起来脆弱而悲伤,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

这显然不正常。请了个短假,他踏上了前往塔帕兹的轮船。

店主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你恢复记忆的速度比我想象得要快啊。唔,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说着,还露出了“我懂”的暧昧表情。

即使是尽远这样温和的人,都忍不住想给他一拳。

“给,楻国特供安眠药,全植物成分,效果立竿见影,无副作用,安全放心。自己找个地方睡一觉,好好回忆一下,你到底忘记了什么。”

11.
这次的“梦境”明显清晰起来。大爆炸,鲜血与死亡,失去亲人的少年……这显然是这片大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但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你应该猜到了吧?”

“这是我的记忆?”尽远依旧不敢相信,“但是……怎么可能是我?”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以前应该得过一场重病?”

不错,尽远想起来,他小时候确实发过一次高烧,听说有很长一段时间神智都不清醒,后来却又莫名其妙地好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那时你的灵魂应该恰好附身到了这个世界的尽远身上。因为你和这里的尽远性格相似,所以你离开后,这里的尽远没有发现异常,还把这段记忆当成了自己的。”

“所以……”尽远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错,当年尤诺认识的那个人应该一直都是你。”

激动的感情膨胀开来,尽远几乎是匆忙地出了店门。不去理会旁人好奇的目光,匆匆定下最近的航班,想要立刻见到尤诺的心情几乎无法抑制。

命运总是给人以无法想象的奇迹。

——就好像一切相遇都是必然。

12.
“尤诺,其实我一直喜欢你。”

“哦,我猜到了。”

13.
楻国的尽远突然有一天收到了一封很长的信。

信封的署名是尤诺。舜有些不高兴地看着自家侍卫扬起的嘴角,不想承认这种幼稚的行为叫吃醋。

“尽远?信上写了什么吗?”

“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还有……”

尽远突然走到舜的面前,认真地看着他,用一贯的温和而坚定的语气宣誓般地说:“我永远也不会走了,殿下。”

远方的那个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守护者。

那么他也终于可以放下担心,永远地陪伴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

14.
如果世界上有两个尽远。

他们有着相似的面容和性格,却作出了不同的选择,有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那么一切的两难与挣扎大概都将不复存在,相爱的人可以一直陪伴在彼此身边。

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此时都是最完满的结局。

END

评论(4)

热度(58)

  1. 王襟知渲染云彩-无限期闭关中 转载了此文字
    甜…。